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短完】谁动我屁股!

私设瓶邪已在一起

接三叔更新

ooc归我,请多指教啦。   

         我听到后面吃力的提东西的声音。

        也难怪,这个小洞十分狭窄,我根本连回头的空间都没有。在这种动弹不得的空间下,要传递东西,只能伸长手接过。胖子是倒着进来的,此时与闷油瓶是脚对脚的状态,距离更远,难度更甚。

        一阵窸窸窣窣过后,我感到我的脚底被拍了拍,应该是闷油瓶拿到了信号枪,准备递给我。

        在我准备将手伸下去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屁股上。毛巾早在我爬行的时候已经掉了一部分,半挂不挂的,露出了一半的屁股蛋。我靠,老子屁股刚逃出指甲的魔爪,又落入了不知何方粽子的手里,我屁股就让你们那么惦记?

        我吓了一跳,在不确定是什么之前,我不敢妄动也不敢出声,生怕粽子一个不满刺穿我白花花的屁股。万幸闷油瓶这会儿也没动静了,估计他也察觉到什么了。我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压在我屁股上的物体的轮廓,想判断它是个什么玩意儿。

        嗯……这玩意儿形状有点奇怪啊,似乎是个冰冷的大柱状体,但又有一截儿突出的地方,向右延伸。在柱状体的左侧,还有三根较细的长短不一的东西压着。靠,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我小幅度地扭了扭屁股,试图甩开那玩意儿。这时我庆幸这洞黑得不见五指,他们俩看不到我在干啥,不然我得被胖子笑话死。但那玩意儿仿佛被我惹恼了,上下拍了拍。我感受到它在我屁股上弹出又陷入,不禁有点恼羞成怒。我擦,说来老子的屁股也是闷油瓶的屁股,闷油瓶都没拍过几回呢,便宜这粽子了。

        正当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捉住这流氓玩意儿时,那柱状体的触感消失了,转而是另一个有点儿温度的东西压了上来,掐了掐我那的肉肉,然后又摸了摸那块。这回我敢确定,这是手掌,妈的居然被粽子掐屁股了,这粽子留不得!

        这时底下的闷油瓶终于发话了,我听到他小声地喊了我的名字,屁股上的玩意儿也没动静了,就放在那,我连忙大着胆子说道:“流氓,小哥,救我们的屁股。”

       说完我期待着闷油瓶剁了那咸粽手,结果底下却是一片沉默。

        半晌,那冰冷的柱状体又贴了上来,我听到闷油瓶开口:“吴邪,拿枪。”

        ……

        我非常努力的把手伸下去,把我屁股上的枪接住。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