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短完】止尿和把尿

接三叔更新

老张手把手教你如何给媳妇止尿把尿哈哈哈

ooc归我,请多指教啦。

正文

       我仅仅思考了一秒,注意力又集中在了膀胱上。我心说甭管是为了什么,这回儿对我来说,天大地大撒尿最大。就算我前面挡着个粽子,我估计我也能面不改色的对着它尿出来。

       我快要憋成神经病了,但还有一丝理智尚在。我清楚自个儿能对粽子尿,但绝对不能对闷油瓶尿,否则出墓后我一定会被这厮折磨死。

       于是我连忙转移视线,环顾这尽头,企图找个能让尿尿落地的地方。小洞上方已经变宽了许多,至少在我上方坐个胖子都不是问题,当然我会出问题。可这地还是上坡,而洞的尽头是个盆,盆的后头是堵墙。

        阿西巴。

       人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思想就容易变态,做出不管不顾的事。我曾不止一次被逼到绝境,但没有一次像这回这么可笑。我现在已经快失去理智了,尿意大过闷油瓶,甚至恶毒地想,干脆尿出来吧,一块儿狼狈。

       我扯着嘴角回头看着后面那俩货,闷油瓶正看着四周的洞壁,胖子屁股对着我不知在捣鼓什么,两人都没注意到我的不对劲。我呵呵了声,还是好意地提醒了句:“你们做好准备,我要尿了。”说完扭了扭屁股,就准备一泻千里。

       但尿它并没如期出来,因为闷油瓶比我的膀胱反应还快,两指点了点我身上的某个部位,我就尿不出来了。

       此时胖子也反应了过来,:“不是我说你,小吴同志,这点毅力没有还怎么混。”我心说你来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呢。

       尿不出来却并不代表我的尿意也止住了,就好像吐不出东西不代表你不想吐,一样让人难受。我在心里大骂了闷油瓶一顿,心想要憋坏了我跟他没完。就见闷油瓶极快地爬到了我身上,拉住我的双手摁着我裆部。这动作有点像被人踢了蛋蛋,但此时我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蜷缩起了身子,我发现这能让我好受些。

       我恶狠狠地抬眼瞅着压我身上的闷油瓶,估计我这会儿表情真的很扭曲,闷油瓶原来张口想对我说什么,都被我吓得噎回去。他只是拍了拍我,随后放开我的手,让我自己捂着,他则越过了我,来到了那个青铜盆边上,直起腰快速查看了一番。

       不一会儿他又回到了我身边,两腿着地,跪在我膝盖边,将在地上哆嗦的我拖了起来。我不知道他要干嘛,也没心思询问,我觉得自己快要升仙了,任由他将我拖到了青铜盆边上。

       青铜盆并不高,我俩跪着刚好到大腿。我还云里雾里寻思这是要干嘛,就见闷油瓶一把扯掉了我裆部的毛巾,往我身上点了点,道:“尿吧。”

       由于憋尿的关系,我的小兄弟已经站了起来,我此时也顾不得害臊,看着面前的青铜盆,愣住了,问:“大佬,你这是要我尿在盆里?”闷油瓶嗯了声。我知道出事闷油瓶会帮我兜着,即使我现在想不顾一切地尿一场,但我还是没动,继续憋着,沉默地看着闷油瓶。

      谁也不确定这盆里有什么玄机,被我浇没了怎么办?或者万一被我尿出啥机关粽子怎么办?

      我相信闷油瓶能看出我的顾虑,但他老人家并不当一回事,反倒不耐地啧了声。我心说你啧什么啧,憋尿的是我又不是你,我都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事,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我觉得我刚想尿队友和对象身上的想法遭报应了。

      闷油瓶不知是不耐烦我磨磨唧唧还是担心我憋坏,来到我背后,两手圈过我的腰,直接上手将我站着的小兄弟给扶好,对着那青铜盆。做到这程度也够让人惊讶的了,我万万没想到闷油瓶嘴里还像模像样地发出了嘘嘘声。而我也浑身一抖,不争气地尿了出来,洞里一时传出水流声和胖子的揶揄声。

      直到半分钟过后,尿完,我才反应过来。我顾不得羞耻也顾不得青铜盆,满脑子都是:

      闷油瓶刚在给我把尿???把尿??把尿?!

      其惊讶程度不亚于我得知“吴邪~吴邪~”是闷油瓶发出的。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