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短完】托

半夜睡不着接三叔更新

ooc归我,请多指教啦。

正文

        闷油瓶落在三米之下的一根梁上,而我也落在了闷油瓶后头,胖子还在上头不知干什么。

        闷油瓶回头看了看我,见我没事,又转头打量起了这口深井。我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这全是石梁,毫无章法地堆砌着。

        但闷油瓶很快就看出点什么门道了,他抬头看了看我们上头的一块横梁,就转脸对我道:“跳上去。”

        我也跟着抬头看了看,横梁距离我头顶大概1米远,要上去只需蹦一蹦抓住横梁的边缘就行了。问题是我现在脚心十分疼,刚刚跳下井将我所有的痛觉都给跳回来了,等会要一蹦没拽稳落了下来脚心再落地的话,光想想滋味就十分美妙。

        闷油瓶说完话就准备蹦上去,手已经抓住了横梁边缘,见我还愣着没动,又放开了手跳下来,问我怎么了。我连忙回答没事让他不要管我先上去,自个儿则牙一咬就原地蹦了起来。

        还好我成功地抓住了横梁上的一块凸起的石头,借着它就准备慢慢蹭上去。

        突然间我感觉到自个儿腰间摸上来了两只手。腰间肉一直是我的敏感点,被碰一下就十分痒忍不住躲避。这会儿也一样,我难耐地扭了扭身子就直接放开了拽着石头的手。我心想完了,等会儿我铁定得尝尝来自脚底的剧烈疼痛了。

        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腰间的手牢牢地握住了我的身体,使我的身体没有失去平衡。我顺着手臂看见了它主人,是闷油瓶。

        闷油瓶的臂力还真不是盖的,能面无表情地托住我这1m81的大男人。我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腾空的状态,有点像那什么举高高,闷油瓶是我的支撑。

        但我清楚闷油瓶也坚持不了多久,也顾不得腰间的不适,又伸长手臂抓住了那石头。然后对闷油瓶说:“小哥刚谢谢了,可以放开了,我腰敏感。”

        闷油瓶听我这么一说,就放开了。我吁了口气,就打算一鼓作气蹭上去,没想到又突然感觉到屁股上摸过来了一双手。

        刚刚压力释放时,我腰上的毛巾已经被我给随手扔了,我现在和胖子一样,是全裸的。我内心十分复杂,因为我感觉那双手还是闷油瓶的。

        我继续往上蹭,闷油瓶下面托了我一把,我还感觉,屁股被掐了一把。

End.
另外我没太搞懂他们的位置和井的具体构造,就自个儿瞎写了。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