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短完】叠罗汉须谨慎

接三叔更新!

ooc归我,请多指教。

正文

       胖子就说叠罗汉,他和小哥的肩膀给我,把我顶上去。
      
       我仔细地想了想胖子的提议。按照我们三个的体型,胖子一定是在最下层,我和闷油瓶体型相当,要么中层要么顶层。
      
       想到这,我当机立断开口说:“胖子你在下面,我在中间。”
      
       开玩笑,我现在可全裸着,如果我选择顶层,这就意味着我必须全裸地蹭过胖子和闷油瓶。胖子也就算了,我要一不小心蹭到闷油瓶的身体,这不玩火自焚嘛。
       
       胖子没有意见,来到仙船下头就双腿分开蹲了下来,回头招呼我赶紧上去。闷油瓶和我走了过去,但他没有表态,我摸不准他怎么想,就摸着胖子的肩膀准备爬上去。
       
       我犹犹豫豫地将手放到胖子肩上,一旁的闷油瓶就直接伸手过来推开了我的双手,然后蹬了下地面就蹲到了胖子肩上。我愣了愣,心说闷油瓶这是用行动表示不同意啊。
      
       胖子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歪了歪身子,又立马蹲稳了,骂道:“他娘的吓死胖爷了,还好胖爷我下盘稳,要不就得摔着小哥了。”我心说摔你还差不多,哪能摔着小哥呢。
       
       胖子看我还在一边看戏,不满道:“靠你他娘还不快点上去,再磨叽就换你尝尝这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我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好像一直在看着我,此时见我看过来,张口对我pi了一声。
       
       闷油瓶这是要我爬上去呢。我叹了口气心知逃不过,连忙手脚利索地爬过了胖子的身体。在经过闷油瓶的身体时,我尽量减少身体某处和闷油瓶身体的接触,免得蹭起火来。
       
       期间闷油瓶也安安分分的,一动不动蹲得稳稳当当,我吁了口气,顺利地爬上了闷油瓶的肩头。
       
       但我现在蹲的位置也非常尴尬,闷油瓶的后脑勺就在我鸟前方,是脑袋动一下就可能挨着我鸟的距离。我急忙挪了挪屁股,尽量远离闷油瓶的脑袋。
       
       但我还没有调整好身体,两个人就起了一下,把我抬了起来。我吓了一跳,身体不受控制晃晃悠悠起来,眼前就要后仰摔下去,我顾不得其他,连忙一个屁股蹲坐下去,双腿夹紧身前人的脖子,伸手抱住了前方的脑袋。
       
       等稳住身体,我看着面前僵掉的脑袋,心说这下我可完蛋了。
       
       我以为闷油瓶会恼羞成怒将我甩下去,却没想到他竟耍起了流氓。
       
       只见他摇了摇头,脑袋左右蹭我的鸟。
       
       阿西巴。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