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荼岩短篇】给撩吗?

阴差阳错系列1

这是个错撩与被撩的故事。

ooc归我,请多指教。

正文

        安岩,男,大一,小鲜肉一枚,现正面临着关乎他大学四年的学习与恋爱命运的双重考验。

        他现正窘迫地盯着地板,仿佛想从地上看出一朵花来并安静如鸡。

         面前的班长大人无语地看着他,嘴唇微张仍无言以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让我们倒回一天前。
        
         男生们总是爱搞事情,安岩所在的四人寝更是以此为目标,甚至在寝室门上贴了花花绿绿的“出来搞事情”这几个大字。当然,向来都是老师眼中的乖宝宝的安岩,是四人中最不擅长搞事,反而是常常被人搞的那一个。

        昨夜,寝室四人正在微信上玩着你画我猜的小游戏,输的人自然要接受惩罚。寝室另外三人早已私下建了一个专门坑安岩的群,就等着安岩认输了。

        安·不服气·岩,不负众望地垫底了一次又一次。

        “我去!老子不玩了!破游戏!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安岩最终放弃并恼怒地往床上摔手机。

        “哎呀哎呀,安岩别生气嘛,来,喝口水消消气。”罗平贴心地向在隔壁床的安岩扔了一瓶矿泉水。

        “就是撒,我们也不会让你做坏事的撒,放心啰。”
       
        “不是我说你安岩,你他娘就是一游戏黑洞啊。”

        安岩拧开瓶子喝了一口水,冷静了点,狐疑地看着寝室三人,道:

        “先说好,伤天害理偷抢拐骗绝对不做。”

        “安岩你这样想就不对的撒,把我们想成什么人啰。”

        “对啊。安岩呐,我问你,你觉得我们班最漂亮的人是谁?”

        听完罗平的话后,安岩脑海里立马浮现了一个人影,他不假思索地答道:

        “神荼。”

         “我操!安岩你他娘口味挺独特啊,快给胖爷说说,暗恋人神荼多久了?”王胖子揶揄道。

         其余两人也在一边起哄,安岩闹了个大红脸,吞吞吐吐地解释:

         “我……我没这个意思!我就纯粹觉得神荼很好看,欣……欣赏美人怎么了!”

        三人相视奸笑,就在安岩即将炸毛的下一秒,三人连忙正色安抚:

        “是是是,怪我们没问清楚,我们想问的是美女。”
安岩这回认真地思考了下,生怕出错,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嗯,美女的话,班长包姐?”

         “哎哟安岩你小子行啊,看上的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

         “什么鬼!胖子你走开!”安岩还是炸毛了,将手里的水瓶用力砸在胖子身上。

         “嘿嘿嘿,安岩你也知道,包姐人长得那么漂亮还没男朋友,奈何包姐太会撩了,我们仨不是她的对手,连个手机号码都要不到。”

        “对的撒,安岩你就替我们去要包姐的手机号码就行了撒!”

        “嘶——安岩你小子下手真毒,胖爷的肚子要穿了。不是我说,那么好的机会安岩你他娘要撩到了,说不定还收获了一段爱情,多好的事啊。”王胖子揉了揉被砸到的肚子说道。

        “啊……!我不干,你们这帮家伙,我会被包姐打死的!”安岩哀嚎。

        时间拉回现在。

        安岩就在不良舍友的威逼利诱下,在放学后,勇敢地拦下了准备去上厕所的班长包姐。于是有了开头那一幕。

        “包……包姐等一下!我有事问你!”由于紧张,安岩不自觉提高了音量。教室里三三两两还没走的人好奇地看了过来。

        学委神荼本在一旁安安静静地整理东西,听到安岩的声音停下了动作,皱眉看了过去。当看到不远处窃笑的安岩寝室的搞事三人组后,神荼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这二货又被耍了。

        而被拦下的包姐自然看到了那三人,她瞟了一眼不远处的神荼,好整以暇地看着低头看地的安岩,似笑非笑。

        本只是要个手机号码的事,却硬是被纯情得面红耳赤的安岩整得像告白似的。

        所有人都掩嘴偷笑,准备看好戏。

        唯有神荼觉得这画面,很碍眼。

        他站了起来向安岩他们走去,准备结束了这场闹剧。

        此时的安岩正默默在心中给自己打气,默念“给个手机号码吧”,并祈祷等会不会死得太惨,深吸了一口气,道:

        “包姐!”

        停顿了下,呼出一口气,安岩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喊道:

       “给……给,给撩吗!!!!”

       “……”

        喊出这话的同时,安岩感觉他的身体在原地旋转了一下。

        咦?谁捉着我的手?!
      
        咦?为什么那么安静?!

        咦?不对!我刚刚喊了什么?!!!

        ……

        ……
 
        ……

        意识到由于紧张害怕过度导致“给个手机号码吧”喊成了“给撩吗”的安岩觉得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安岩连忙用空闲的手捂住了脸,没有空理会捉着他右手手腕的那只手和诡异的气氛。

        可预想中的身体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反而是捉着安岩手腕的那只手越握越紧,安岩疼地倒吸了口气,不得不睁开眼睛。

        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皮肤白皙,薄唇紧抿,一双深邃的蓝眸正一眨不眨盯着安岩。

       “我去,这人比我还帅。”这是安岩的第一反应。

        ……

        等等,蓝眸?!!!

        ……

        “卧槽!!!!神……神荼!”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后,安岩甩开了对方的手,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神荼看着面前一脸懵逼的二货,原本生气的情绪烟消云散,无奈地再次摇了摇头。

        教室里不知何时空无一人。

        神荼并没有急着拉起安岩,反而微微弯下了腰,靠近安岩,与坐在地上的安岩对视,眼神柔和。

        安岩觉得自己要溺死在对方闪烁着光的眼睛里了。

        余光中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柔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手上移,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我的脸好热,能烧一桶热水了吧?安岩不着边际地想。

        神荼看着因自己的动作而渐渐从脖子上漫出红晕的人,轻声笑了笑。

        他偏了偏头,将好看的嘴唇移至对方的耳廓,朝里轻轻吹了一口气,他故意用低沉的嗓音道:

        “起来,给你撩。”

         “……”

         砰!

         我是谁我在哪?

         被迷的晕晕乎乎的安岩终于原地爆炸了。

  

   Fin.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