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荼岩短篇】约吗?

《阴差阳错》系列2

这是一个错纸条与错回复的故事。

ooc归我,请多指教。

系列1地址

http://hls57.lofter.com/post/1ddf4f04_de23762 

正文

       

       自打上一回被神荼莫名其妙地调戏了一番后,安岩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一会儿暗暗偷笑,像个小姑娘似的忍不住揣测他是不是对自己有好感,一会儿又黯然神伤,觉得神荼只是一时兴起耍自己好玩。

       

       总而言之,这都得怪神荼撩了就跑,一句解释也没有。

       安岩在寝室来回踱步,思来想去,猛然察觉到他这像小姑娘的行为很不妥。

       而且他一大老爷们被像小姑娘般调戏算什么啊。

       他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将所有责任推给神荼,安岩决定要和神荼势不两立。

       神荼很纳闷,自从上回撩了一把那二货后,神荼本着不愿意吓傻二货的想法,善解人意地离开了。他想让安岩好好冷静,思考自己那从未对他人有过的暧昧行为背后的意义,说不定他就开窍追出来了呢。

       然而,二货毕竟是二货,直到神荼用着自己都看不下去的龟速回到寝室,仍然没有看到安岩的身影。

       不开窍也就算了,安岩在接下来的课还故意躲着神荼,不搭理他。

       神荼的室友表示当天神荼的脸色黑得像锅底灰。

    

 

        这厢两个人正别别扭扭闹不和,那厢罗平就春心萌动要虐狗。

 

       罗平看上了同系的瑞秋。包姐走得是性感成熟御姐风,而这瑞秋,则是甜美可人少女风,都是安岩他们系数一数二的美女。

 

       罗平会喜欢上瑞秋这说来就话长了,长话短说,就是一出英雄救美反被救的故事。

 

       可罗平除了整天在微信朋友圈里小秋秋长小秋秋短得像鸟似的叽叽喳喳外,任何一点实际追人的行动都没有,甚至连人微信都没加。

 

       为此没少遭到知情同学的嘲笑,包括怂的一笔的安岩。

 

       安岩不服地表示好歹我有神荼的微信号啊,前几天还有交流呢。

 

       前几天……

 

       安岩又要暗自神伤了。

 

       在受够了同学的嘲笑的罗平,终于决定雄起追人了。

 

       是男人,不要怂,就是干!

 

       于是罗平在唯一会和瑞秋一起上的英语课上,神神秘秘地捣鼓了大半节课

 

       准备……

 

       ……写纸条约人出来……

 

      “哈哈哈哈哈哎哟喂笑死我了,罗兄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纸条。”此乃王胖子。

 

      “我看你忙活了那么久以为你要放什么大招,结果就一纸条哈哈哈哈哈。”此乃安岩。

 

       “我看看写了什么撒,今天放学第一饭堂,约吗?哈哈哈哈就这一句话你想了那么久撒。”此乃江小猪。

 

      “你们懂什么,要委婉含蓄不能吓到小秋秋。”罗平装逼道。

 

      “得了吧,你就是怂。还隐姓埋名准备偷偷递纸条。”王胖子一语道破天机。

 

        瑞秋是他们英语班班长,罗平侦察好瑞秋的座位后,准备在下课后趁瑞秋与老师交谈的功夫,偷偷把纸条放瑞秋桌子上,深藏功与名。

 

       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下课后,老师不仅把班长学委叫上讲台交待事情,还把他们寝室搞事三人组叫上,看这架势是要批评一通。

 

       这不成啊,和小秋秋一起上讲台哪有机会偷偷塞小纸条。

 

       罗平欲哭无泪。

 

       在一旁安然无恙的安岩大爷看不下去室友一脸生无可恋的蠢样,大发慈悲的表示可以帮忙送小纸条,但前提是待会请他吃饭。

 

       罗平咬牙应下了。钱在小秋秋面前算什么。

 

      罗平把瑞秋的座位指给安岩,一拍纸条在安岩桌上,悲愤地上了讲台。

 

       结果这拍纸的动作由于主人用力过猛,安岩没关上盖的水瓶倒在了桌上,水很不凑巧地洒在了罗平的宝贝纸条上。

 

     “罗平你大爷!”安岩手忙脚乱的收拾课桌,边不忘朝着罗平的背影怒哄一声。

       

       待安岩拯救出那张纸条,上面的字已经被水模糊得不能看了。

 

       安岩无奈,只好自己拿了一张纸条,重新写上。

 

       抬眼往讲台上看了看,却不期然对上神荼的视线。神荼是学委,自然会在讲台上。

 

       神荼依然面无表情,安岩读不懂神荼的眼神,默默先行别开头。

 

       他揣着手里的纸条,往瑞秋的座位走去。能感觉到,神荼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他。

 

       他在瑞秋的座位前站定,忽略掉神荼的身影,状似随意地望望讲台的方向,发现瑞秋没看过来,他便将纸条轻轻放在了桌上。

 

       搞定。安岩回到自己的座位,低垂着眼睛收拾东西。

 

       这时神荼也先行回来了,余光中神荼的身影越走越近,在即将路过安岩的座位时,他控制不住自己又抬眼偷偷看了一眼神荼。

 

       这一看,安岩愣了。

 

       神荼也正看着自己,并且眼里有笑意?

 

       我去,神大爷你和老师交流一番也能那么开心??

 

       我不理你你也这么开心,上回你果然是耍我玩的吧?

 

       安岩伤春怀秋了。

 

       突然感觉有一团阴影将自己罩住,他回过神来,眯着眼抬头看面前的人。

 

       原来安岩愣神间,神荼又走了回来,手里捏着一张纸条,在安岩桌前站定。

 

      安岩头一回没立马开口,他记起两人还在冷战,双方沉默地对视着。

 

      那么多天没仔细看过神荼,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

 

      安岩默默在心里花痴。

 

      过了几分钟,到底安岩受不住这尴尬蔓延的气氛,不得不先认输开了口。

 

    “什么事?”安岩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道。

 

      只见神荼默默地将手伸到安岩眼前,摊开,一张纸条赫然躺在上面。

 

      嗯?

      安岩心里疑惑,垂眼随意看了看。

 

      纸张白净,无多余的涂涂画画,上面有一行工整的字。

 

      安岩心里啧啧称赞道。

 

       突然间,像是在纸上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安岩不可置信地用手抬了抬眼镜确认。

 

       而这时神荼终于开口了,好听低沉的嗓音从上方传来:

 

    “约。”

 

    “……”

 

       ……

 

       安岩表情裂了。

 

       exm???

 

       神荼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约啥约??

 

       给瑞秋的纸条为何在你手上??

fin.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