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錯

瓶邪荼岩忘羡影日狗崽花怜喻黄/傻白甜写手

【节贺】要喝吗?


儿童节,我们就讲一个荼三岁和安三岁的故事

阴差阳错系列第四篇,前三篇请点我主页吧~

好久没写了

等他们俩阴差阳错的在一起了之后这个系列就结束啦!
——

正文

喷了高冷男神一脸香菜怎么办?在线等,急!!!!

从饭堂逃回寝室的安岩在网上如是问。

可得到的却是满屏的卧槽hhhhhh躺平任操吧等风凉话。
悲伤.jpg。

最后还是安岩的室友说了句实在的:“去道歉啊,道歉不行,就哄啊。哄不行,就讨好啊。讨好不行……就躺平任操吧。”呵呵。

话是这么说,但任谁被抹一脸口水都不会想再看见对方吧。

“我应该晚点等他消气了再找他,说不定他就忘记这茬了。”安岩天真地以为。随后便爬上了床准备挺尸。

刚把手机解锁,习惯性地登上微信,一个黄泉花头像伴随数字1立马跳入眼帘。安岩并不想点开,闭着眼睛他都知道这是神荼来兴师问罪了。但他的眼睛偏偏很欠,瞟了一眼短短7个字的内容,上书:

“我生气了,门没锁。”

“……”安岩连忙点开神荼的头像,瞪着眼睛反复确定这是正版神荼。

黑人问号.jpg?

这谁?三岁荼?

安岩很害怕他等会会收到不开心了求亲亲抱抱举高高的话。那他真的会冲进神荼寝室确定他是不是因为香菜熏到脑子了。

得亏没收到。10分钟后安岩舒了口气。

神荼都发话了,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安岩只能选择主动送上门,并且宽慰自己,神荼这么萌萌哒的语气,一定没有生气。

于是安岩拿上了开学时他爸妈偷偷塞进包里的旺仔牛奶上神荼寝室。

神荼所在的寝室门虚掩着,像是不给安岩再借口逃避的机会,一阵风吹来,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门开了。

安岩欲哭无泪,一步三回头地望着不远处偷窥的室友。

甫一进门,便见神荼侧对着他坐在桌前,暖黄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照在脸上,不知道想着什么好玩的东西,若隐若现的微笑使他的面部轮廓十分柔和。他眯着眼睛戴耳机听歌,一根修长的手指蜷着伴随音乐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神荼今天恰巧穿了衬衫黑裤,好一个青春帅气的校园男神。

安岩不承认自己在这一瞬间心动了。

他没有出声,神荼便仿佛没察觉安岩的到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安岩看着看着便不再继续胡思乱想了,他想要变身安三岁,想要恶作剧了。

于是他放轻脚步,做贼似的悄咪咪靠近神荼,准备在神荼耳前大吼一声,近距离欣赏男神惊恐的表情。这能让他笑一年。

哪知安岩才摆好一副狰狞的表情,大气还没出呢,神荼便若有所察似的,唰地睁开了眼睛,猛地转过了头,飞出去了一个眼刀。

安岩一口气憋在喉间,反倒被吓得猛退了一步,然又不小心左脚绊右脚,仰头便要摔下去。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反倒是被人握住手腕拽了一把,身体不可控制的往前扑去。

然后当然是喜闻乐见的扑到了神荼怀中啦。

脸贴着硬邦邦的胸膛,小腹靠着大长腿,安岩不敢抬眼看神荼,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不止因为神荼的气息与怀抱,还因为
……
他好像听到了手上的牛奶盒与肉体接触的声响。从他手的位置来看,他应该是
……不小心拍人脸上了。

安岩反应迅速移开了手,抱住了头。

神荼面无表情的表示,安岩最近似乎和自己的脸有仇,无意识嫉妒他帅?换了别人,他早就教对方如何做人了,可若是安岩,想轻易放过他……呵呵,也是不存在的。

神荼顶着红印推开了安岩,瞅了一眼对方装死的表情,摘下耳机,撑着下颌,思考人生。他还等着安岩哄他。

安岩愣愣的被神荼推开,不敢相信神荼居然放过了他。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神荼此时就像他家的猫一样,日常求顺毛。

安岩不知哪来的勇气,就着蹲在地上的姿势,再次靠近神荼。他一只手放在了神荼的大腿上,来回抚摸,一只手轻轻戳了戳神荼红了一块的脸,竟不觉他这行为似是在耍流氓,抬脸瘪瘪嘴看着神荼卖乖道:

“神荼啊,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神荼没理他。

“神荼啊,我知错了,你要怎么罚我都行!”

还是没搭理他。

这只大猫不好哄啊。

安岩低下了头,看到被他扔在地上的旺仔牛奶,联想到此时仿佛化身猫咪的神荼,二话不说将吸管插上,递到神荼嘴边,讨好地笑道:

“神荼,要喝吗?”

完全忘了这牛奶刚还得罪了神荼。

神荼为安岩的心大微不可见的抽了抽眼角,但看见安岩kirakira闪着光的期待眼神,说不出拒绝的话,反而恨不得揉进怀里蹂躏一番,只得手握拳咳嗽了声掩饰。

他轻飘飘的瞟了安岩一眼,意味不明。也不接过牛奶,而是就着安岩的手,垂下眼帘,屈尊纡贵地含住了吸管。

白皙的脸庞近在咫尺,时常紧抿的薄唇少见的微微嘟了起来,喉结伴随吞咽液体的动作上下滚动了一番。那嘴缓缓的吸了几口,才微微张开,将压在唇肉上的吸管吐出,唇角却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的残渣。神荼伸出舌头舔了舔,这才抿紧嘴唇。
……

无形撩岩,最为致命。

喝个牛奶都能这么色气,本应趁热打铁求原谅的安岩,三魂丢了七魄。

被喂得心满意足的神荼,疑惑的看了看仍蹲在地上傻了吧唧盯着他的安岩,再次弯下腰凑近安岩的脸庞,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安岩的脸颊,轻声道:

“回魂。”手指还趁人不备抚摸了下手底的嫩滑。

神荼说话呼出的气息还带着牛奶的香甜,更醉倒了安岩。
……

多次经历证明不试图叫醒一个正在发呆的人,尤其是二岩。

想入非非的安岩回神就见一张放大的脸,吓得发出一声短促的“啊”,手中举着的牛奶因条件反射用力握了一下,白色粘腻的液体沿着吸管喷了出来。

自然喷在了两人相距毫厘的脸蛋上。

end.

评论(6)

热度(34)